老莫曾經說。

作者洪嘉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這樣說道。

對你來說是今日我地先正式一齊,但對我來說,我地已經一齊左一生。

雖然沒有婚宴,但今天是你們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,不是嗎?我說。

趕到醫院時,人比我想像的多。

老齊點了點頭。

然後老莫入院,一切來得比甚麼都快。

以下節選自短篇小說集《Playlist》的〈林二汶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〉,獲水煮魚文化授權刊出。

面對社會加諸在他們的壓力底下,他們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地生活、努力地愛自己所愛的人,同時,躲避著他人獵奇的目光和現行社會體制下的不公等待遇。

《Playlist》2016年7月出版社:水煮魚文化洪嘉PlaylistSideB︰#14林二汶-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老莫死那天,老齊打電話給我,說要取消晚上的婚宴。

有急事的時候他都在。

老齊愛玩樂,新朋友輪流轉。

能夠明白並過來的都是多年的好友,大家穿得新簇簇的,照舊喜慶,一如老莫在家裡為老齊辦的各種派對。

我們都擔心老齊會比老莫更早崩潰,他不在醫院的時候便輪流上門陪伴。

在《Playlist》中粉墨登場的同志角色,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傷痛、陰影與疾病,也都是在社會中難以被看到的邊緣人。

他們是同志,他們是洪嘉,他們也是我們。

老莫愛替老齊辦派對,有時為了逗他開心,有時為了叫他有人陪。

老齊上廁所時工人便把吸塵機開得轟轟響,以遮掩緊捂著的飲泣聲。

老莫聲音微弱終極舞班 電影線上看/赴湯蹈火 線上看/赴湯蹈火 電影,說得很慢。

但二人像夫妻2016 地獄 電影 線上看/會計師 電影/會計師 電影線上看般過活。

但老齊玩得再癲,都不與其他男人曖昧,行蹤清清楚楚交代。

我覺得各種不同的疾病、不同的情況,其實也都是我自己所處的狀態。」

老齊說要安定下來,我便知不妙。

醫生說輕微中風。

但他從不尋歡,口裡不說,暗中卻對老莫忠貞。

他說,費事你有急事找不到我。

開始的同時完結,便是永恆了。

本文獲端傳媒同意轉載原文連結Knowing力作《起來!為了更美好的將來:15個夢想先行者的奮鬥告白》立即下載KnowingAPP,給你移動世代最酷的閱讀體驗訂閱Knowing電子報

他喜熱鬧,但每到開心時便會沉默,暗暗告誡自己保持距離,在愛情上更是如此。

老齊總是不說。

老莫曾經抱怨,他真的愛我嗎?你豈不知他的脾性?我說。

只是內心矛盾拉扯,一察覺自己對老莫依賴和依戀,便板起臉來,刻意疏離。

有時我們看不過眼,他便說:嚇?我們不過是Roommate。

老齊害怕關係,承受不了破裂與終結。

不管是怎樣的身份認同、怎樣的性傾向,我們都需要面對生、老、病、死等人生課題。

我們同樣害怕自己因為疾病、因為垂老、因為死亡,或是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,使我們無法好好地陪伴在所愛的人身旁,以今生摯愛之名,看他白頭。

老莫第一次入院,是在廁所跌倒。

我不知他如何調適,但兩人無風無浪過了數十年。

那時老齊在廳聽林憶蓮。

事後他抱怨老莫老宅在家不出外活動。

老齊在不同四十年 電影/我的型男老闆 電影/我的型男老闆朋友圈如穿花蝴蝶,約會要提早一個月敲定。

他總是要忙,好叫自己分心。

老莫不同意擺宴,四十年了,還要什麼儀式?老齊堅持,對他來說,那才是正式的承諾。

他從不承諾。

定日子,找地方,約朋友,三日辦妥,第四日取消。

但一開門,他便笑意盈盈。

他們同居了四十年,但老齊從不承認二人的關係,只說,我們是Roommate,各自睡自己的房間。

他的手顫著舉起,老齊忙把臉伸過去讓他摸。

你老了。

我也老了。

他笑。

我們都遠遠退在一邊。

我大約猜到是什麼婚禮玩很大 電影/機械師2 復活 極速秒殺2線上看/比海還深 時刻 事,他不說,我也不問。

他三日前入院時昏迷不醒,居然也擬好邀約飯局的草稿,生怕老齊孤獨。

草稿存在電腦裡,被老齊藏到私密的檔案夾,那裡有老莫多年寫給他的所有信件。

洪嘉特別為每則日常故事配上一首歌曲,也像是為這些人物設定一首屬於他們的主題曲,叫人記得,也叫人誦唱。

我說,老齊終於在人前崩潰,他一直害怕終結,但最後還是老老實實面對,沒有逃離。

有始有終,有喜有悲,關係才算完整。

【編者按】「其實每個角色都是我自己。

只是老齊不甘心,六十多歲人,哭得像小孩。

老齊想不到我們會來,他仍然精神,但染黑了的髮都染回了白。

bavol0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