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在詩篇不起眼的句子裡面,似乎有了答案,更看見上帝的恩典、醫治與平安。

◎韓紹禮(士林靈糧堂會友)可拉黨的叛變,是以色列歷史上失敗的政變,結果是地裂開,將可拉等人吞入地底,在民數記中留下「可拉的眾子沒有死亡」。

那是來自深刻歷練後的詩歌,所以詩人才能說:「應當仰望神,因他笑臉幫助我;我還要稱讚他。」

字裡行間,回答了我的疑問,原來神雖帶走可拉等人的性命,但剩下來的眾子,未曾離開以色列、仍在聖殿中事奉神,用生命譜出優美詩歌。

那是一段優美文字的開始,詩人說:「神啊,我的心切慕你,如鹿切慕溪水。

神沒有偏待人,所以他們能夠繼續留在以色列,也才有如已經很想妳/神廚東京壯遊記/王牌計中計 影評此動人的詩篇。

深刻歷練後的詩歌詩篇四十二篇的開始,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句子、朗讀的時候往往會跳過去,用括號框起來寫著「可拉後裔的訓誨詩,交與伶長」。

信主才能得永生。

作者的名字未出現在優美的文字裡,只留下可拉的標記。

盈滿的淚水遊戲王:次元的黑暗面/遊戲王 次元的黑暗面 電影/遊戲王 次元的黑暗面 線上看後再次開口禱告,經歷了上帝的安慰。

詩歌內容不見埋怨神,而是切慕與感謝神。

我並不清楚失智已久的父親生前是否信主,但我仍抱持不切實際的期待,期待能夠在永生裡與父親相見。

只是,我仍不懂「可拉的後裔」是甚麼意思?耶穌說:「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。」

失敗的叛變,必造成其他家人的蒙羞,這些眾子是否見容於以色列人的社會?即使活下來了,是否一蹶不振,離開神所賜的職分呢?這些問題,在接下來的聖經內容中都沒有說明。

父親過世後,我才信主受洗的送子鳥 電影/怒火地平線影評/怒火地平線線上看

我的心渴想神,就是永生神」。

想念父親時,眼淚中的禱告,盡都是求神恩待已過世的父親,奢望上帝特別的恩典,讓父親能夠有機會在主裡安息。

信靠祂的人必不至於羞愧當我讀到「可拉的後裔」時,似乎能揣想:這些剩餘可拉的眾子,也是這樣的心情吧!可拉的後裔,因著神的恩典,得以繼續在以色列族中存活,甚至仍以利未族的職份服事神;他們呼求神後,卻留下「可拉的後裔」,看似羞恥的標籤。

我似乎能揣想他們求甚麼,雖然無法要求神改變祂的作為,但在心中仍存著一絲絲期送子鳥 電影 /怒火地平線 影評/怒火地平線 評價待,懇求神恩待已經陷入地底的可拉與親人們,不願看到他們無法得到救恩,不願意他們繼續在地底受苦……。

「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,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裡向我們所施的恩慈,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。」

可拉與可拉的後裔都已過去了,留下美麗的詩篇。

以色列人一向重視族譜,對這些眾子來說,可拉的後裔是個羞恥的名字。

我看到可拉後裔的呼求,看到神的憐憫,更提醒我為未信主的家人得救禱告,因為「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,不再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號、疼痛,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」

(啟示錄廿一章4節)

bavol0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